产品与服务
房价与囚徒:一个金融诈骗者意外出狱之后。。
  • 来源:admin
  • 发布时间:2018-07-05 17:26

  原标题:房价与囚徒:一个金融诈骗者意外出狱之后。。。

  离奇的人生,蹉跎的岁月,不羁的房价,又一部罗曼蒂克消亡史。随着房子即将被拍卖,大佬又开始了他所熟悉的生意,游走于那个熟悉的圈子。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感谢房价上涨。当年从银行骗取的款项,可以轻易偿还。除了失去的十二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是一个略显荒诞的故事。

  一个足以写进中国电视史的文艺界大佬,因金融诈骗锒铛入狱。本来被重判的无期徒刑,却在2015年被意外特赦。出狱之后发现世殊时异,自己当年北京两套房的增值,早已超过了诈骗的涉案金额。

  离奇的人生,蹉跎的岁月,不羁的房价,又一部罗曼蒂克消亡史(The Wasted Times)。

  随着房子即将被拍卖,大佬又开始了他所熟悉的生意,游走于那个熟悉的圈子。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一

  打开心灵,剥去春的羞涩

  舞步飞旋,踏破冬的沉默

  融融的暖意带着深情的问候

  绵绵细雨沐浴那昨天激动的时刻

  在中国的文艺语境中,歌曲往往有着特定的时代含义,歌词写得丰满,虽然现实难免骨感。

  这首经典的《相约九八》,最近一次亮相,应该是在那部叫《夏洛特烦恼》的电影里。在想象的世界中,由沈腾出演的夏洛替代了王菲,在春晚唱响了这首歌。耳熟能详的歌曲,也让这部电影充满了上世纪的情怀记忆。

  当时,电影投资方还专门为此支付了3万元的版权费。这在一向漠视版权的影视圈,是一股难得的清流。

  3万元并非支付给了那英或者王菲,而是给了这首歌的词作者:靳树增。

  电影还把靳树增的名字打在了字幕上。据说这让靳树增特别感动。

  今天要拆的这位文艺界大佬,便是靳树增。

  

  《夏洛特烦恼》上映的时间是2015年9月。几乎与此同时,在监牢中度过了十余年的靳树增,出狱了。

  这是一场意外的特赦。

  2015年,中国正举行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全国人大发布了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其中一条是建国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靳树增恰好符合这一条。

  因金融诈骗入刑的靳树增,参加过对越反击作战。尽管他入伍的时候其实是一名文艺兵,主要负责表演天津快板。

  文艺兵的经历决定了靳树增大半生的人生轨迹。他在军旅题材和早期的电视领域游刃有余,并走向人生顶峰。初中便辍学的靳树增,靠自己的实践走出了一条难以复制的野路子,但却在最辉煌的时候掉落凡尘,差一点就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牟其中式的人物。

  二

  中国的当代电视史,绕不开靳树增。他是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制片人。

  从部队退伍后,靳树增早期在四川南充文联工作。上世纪80年代,电视走进百姓家,一个朝阳行业方兴未艾。靳树增成立了“四川嘉陵江电视制作中心”,开始独立制片。早期作品包括《警官与囚犯》《密码没有泄露》《杨阇公》等。

  崭露头角之后,靳树增的胆子变得大起来。为了筹拍某军旅题材的电视剧,他甚至打着某高层的旗号在四川到处拉赞助。高层震怒,结果靳树增被直接吊销了电视制作许可证。

  这是他遭遇的第一次重大挫折,但有惊无险。靳树增借势离开重庆,来到北京,成立“中国东方电视艺术中心”,后更名为“中国亚洲电视艺术中心”。

  在成功推出几部电视剧后,靳树增名声大噪。1994年,他甚至接受了央视“东方之子”节目的采访。

  在亚视,靳树增走向了空前的成功,跻身京城风云人物的行列。他小试牛刀,就让《一九九七,我的爱》《相约九八》等歌曲传唱中国。

  但这些光环也让其越来越膨胀。靳树增的亚视帝国开始向餐饮、电子、酒店和娱乐业大举扩张。占地60亩的香山亚视影城、20多层楼的亚视大厦与豪华气派的京朗亚视大酒店先后开张。靳树增成为京城最炙手可热的传媒大佬。

  在精神贫瘠的年代,物欲会慢慢吞噬掉一个人。据说当时靳树增拥有一支由奔驰、公爵王等20多辆豪华轿车组成的庞大车队,经常在北京的大街上招摇过市。

  在公司里,靳树增就像一个“皇帝”,过着极度奢靡的生活。他个人拥有400多平方米的豪宅,但经常住在北京饭店贵宾楼里。那里房价每天近万元,靳树增一住就是一两月。靳树增跟一些女人的八卦韵事也成为坊间笑谈。

  但他其实并没有外界眼中那么有钱。那个年代,流行着“空手套白狼”的游戏。银行的资金无处去,能搞定银行的人,成为别人眼中的大款。但谁有分得清,哪些钱是银行的,哪些钱是自己的呢?

  

  牟其中出狱后

  三

  牟其中是那个年代的标志型人物。关于牟其中的传奇故事,他曾经的下属冯仑在《野蛮生长》一书中有生动的描写,一度让师徒的关系十分紧张。牟其中在去年9月出狱。

  与之相比,靳树增的出狱要低调许多,几乎很少有人关注。

  靳树增曾经的部下,也有一个很喜欢写字的人,叫王刚。后来成为一名作家,也是冯小刚电影《甲方乙方》《天下无贼》的编剧。

  王刚后来推出了一部商战小说,叫《福布斯咒语》。小说里的角色有地产商冯石、海归姜清(来自高盛)、银行家周冰雪等,还有一个恒石公司。据说影射了冯仑、潘石屹、张欣当年闯海南以及京城地产圈的故事。

  但其实,王刚对于商业的观察、体验与理解,基本都来自于他的前老板靳树增。王刚曾说,他从靳树增身上,看到了牟其中的影子。

  靳树增在2001年事发。当时,亚视的战线拉得太长。缺钱的靳树增决定一搏。他伙同亚视的工作人员关胜学、广东发展银行北京分行朱安定,用伪造存款单位信汇凭证的方法进行诈骗。三人以高息为诱饵,骗取了新世纪国际租赁有限公司3000万元,划至北京瑞达国际电影文化城账内。

  事后关胜学分得赃款人民币200万元,朱安定以借款的名义分得50万元。案发后,追回赃款约1017万元,剩下1983万元未能退还。由于情节严重,2003年,靳树增、关胜学被判无期徒刑,朱安定被判有期徒刑15年。

  现在想来,区区3000万元,居然成为压垮一个大佬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得不让人叹惋。

  据说靳树增被捕后,曾经辉煌的“亚视”也一片混乱,其中6辆小车被员工以各种理由开走据为己有,一大批高级的摄录器材也不翼而飞。虽然靳树增在狱中仍控制着他的公司,但亚视早已名存实亡。

  但就在12年后,靳树增被特赦出狱了。

  四

  位于海淀区万寿路西钓鱼台的恩济花园小区,最近贴出了一张北京市中院的公告,为我们揭开了那一段尘封的往事。

  公告显示,靳树增当年所涉的该小区两套房产,将被拍卖。

  

  拆姐查了,海淀区的房价,已经从2003年的4200元每平米,涨到了2016年的6.3万元每平米。而恩济花园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处在核心城区,每平米房价已经在8.5万元以上。

  两套房子(带一个地下室)的价值从当年的一百多年万,已经跃升到如今超过两千万元。而靳树增还欠广发银行的款项,也才不到两千万。

  想不到,让一个金融诈骗者获得无期徒刑的涉案金额,早已让两套房子的涨价给抹平了。这里是北京,这里是中国。

  这真是一件奇事,但也不是没有疑点。比如,法院十几年前就查封的涉案财产,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拍卖?难道,法院也在等房价上涨?细思极恐。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生悲喜剧,大起大落太刺激。

  去年牟其中出狱,有媒体爆料说牟其中在北京郊区还有264套房子!舆论哗然。要知道,即便是郊区,这两百多套房子现在的价值也数以亿计呢。

  结果,这264套原属于南德员工的家属住宅,早已被法院查封和拍卖,也就是说不属于牟其中了。空欢喜一场。

  但靳树增不同。曾经的房子还在他的手里。据拆姐调查,去年12月,北京市中院还发布裁定认为恩济花园两套房子不是靳树增用赃款购买,在靳被特赦后,法院支持并将解除对两套房子的查封。

  也就是说,靳树增成为了北京房价上涨最实际的得益者之一。

  这样的得益者在北京还有很多。在拆迁获得几套房之后,所有的奋斗都失去了意义。但更多的北漂,仍挣扎在买房的路上。

  北京正在成为一个悖论。

  五

  出狱后的靳树增,在北京文艺圈活跃着,但已十分低调。

  他更换了自己的简介,隐去了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再度拿起填词的笔,号召我们“不忘初心”。

  

  据拆姐查询,当年跟亚视有关的公司,基本都注销了。目前靳树增又有了新的生意。

  他目前担纲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包括:中广视播文化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故宫酒业(北京)有限公司,此外,还投资或参股了尚得影画、盛雅谦诚、中诚亚视国际、影网佳等文化传媒公司。

  现在,靳树增经常现身于一些艺术展览或文艺演出活动。

  

  

  感谢房价上涨。当年从银行骗取的款项,可以轻易偿还。除了失去的十二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兜兜转转,什么都没有改变。

  版权:作者 拆姐 来源 拆哪儿(ID: ChaijieChinar)

  责任编辑:

  投诉